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南方周末】中国军队新年“攻坚战”:禁酒

2013-3-1 13:18| 发布者: old_acnw | 评论: 0

导读:除了各类文件传达、集中开会动员,一些部队为了禁酒开始“上手段”。广州军区纪委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比如海军陆战旅等一些特战部队,营区门口都安装了酒精检测仪器,就像交警查酒后驾车一样,发现一个当即扣下处理。”

资料图:“禁酒令”对军队中“不吃饭也得喝酒”的积习开刀

 

        2012年12月下旬,中央军委下令,要求接待工作不安排宴请、不喝酒,对积习已久的“军中酒文化”动刀。

        禁酒调查组主要由各大军区纪委牵头,抽调司政后装各部门人员组成。重点在各大酒店暗访,尤其加大夜间和节假日的检查力度。

        “我们场站,胃病发病率几乎占了三成多,大多是酗酒造成的。”广州空军某场站的医生发现:禁酒令之后,胃病发病率降下来了。

        军中曾有段流行语:首长端起一杯“引路酒”,端起大杯“不醉不归”;端起小杯,就要有所节制。“洗车”就是换啤酒,“输血”是换红酒,“炸碉堡”,就是拼了,同归于尽。

        蛇年春节前后,一场自上而下的禁酒风暴正席卷部队:天经地义的集体聚餐叫停,年复一年的春节团拜会取消,连正大光明地开会也改吃自助餐了。

        如今,领导检查工作的第一件事就是先打招呼:吃便饭,不喝酒。基层部队也不会自讨没趣,“请人家喝酒,等于给领导添乱”。

        以前上级机关下部队检查工作,吃顿饭、喝场酒,稀松平常。“虽然没人让你招待,但是已经习惯成自然。”一位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坦言。

        自从2012年12月下旬,《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下发全军,要求在接待工作中不安排宴请、不喝酒。“禁酒令”印发之际,正是岁末年初部队评比考核、检查调研、走访慰问活动密集之时,然而向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解放军,立即“令行禁止”。

        2013年,一场轰轰烈烈却又不见硝烟的“酒阻击战”已经打响。

 

        禁酒令下,“气氛立刻变了”

        “以前部队哪好意思这么干啊!”

        任职于总部机关的纪检干部李军华,已经三学“禁酒令”了。第一次是2012年12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下发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12月下旬又下来了第二个文件《中央军委加强自身作风建设十项规定》;最后一次是春节前,他所属总部下发的禁酒配套规定。

        每一个文件下来,都会让军队公款吃喝的难度系数增大。

        元旦前,李军华局里的一名士兵要复员返乡,全局干部为欢送他在招待所聚餐。领导做开场白时说:“这次就当年终聚餐,元旦和春节就一锅烩了”。中央军委文件当时刚刚下发传达,但依循老规矩,李军华还是从办公室带了一箱牛栏山二锅头,每瓶价值两百块。“总共七八个人,每人喝了五六两吧。”在李军华看来,吃得真不算奢侈,“最后剩了一些菜,领导还打包带走了”。

         春节前,总部下发了要求更为具体和严格的禁酒令,李军华发现“气氛立刻就变了”。在随后例行的招待老干部聚餐时,局领导就干脆没让老领导们喝酒,全都喝姜汁可乐,“也没有对老首长多解释,他们天天看新闻,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北京某军队研究所工作的陈新也有类似遭遇。据他所知,研究所并没有完全禁止喝酒,“看望老首长可以喝酒,但酒不能太贵”。至于公款接待上级和集体聚餐,“那绝对不可以”。

        研究所基本上每周都要邀请兄弟部队、地方专家开项目评审会,“以前开完会后肯定要喝酒庆祝一下”。这套程序陈新已经很熟悉:会议结束前他要赶紧打电话订饭店,“一桌菜怎么也要两三千块,酒都是自带茅台或者五六百块钱的红瓶二锅头”。

        自从有了禁酒令,一切都变了:开会能不吃饭就不吃,直接打发专家回家;实在过了饭点就订快餐,可选的就几家:麦当劳、肯德基,或者吉野家。这让搞会务的人省心不少,陈新在吉野家订餐就选三种饭:牛肉饭、鸡肉饭或者双拼饭,“不订麻婆豆腐或者鱼肉饭,太怪,一些人可能忌口”。

        除了每人订一盒饭,往往还配有沙拉和紫菜蛋汤,“每人四五十块钱绝对打得住”。开完会,把盒饭往专家手里一发,他们提着就走了。陈新有时候觉得不可思议,“以前部队哪好意思这么干啊!”

        与解放军总部所在地北京相比,地方部队对禁酒令的理解并不完全一致。2013年1月上旬,华东某军事院校英语老师闻小东,依然在系里的年会上喝到了七八十块钱的当地酒两相和。上级的禁酒令在1月中旬下达学校,学校立刻发通知,要求所有没提早开年会的单位,年会必须挪到机关食堂举行。

        按照老规矩,学校给每人补贴600块钱,用以抽奖、表演节目以及吃饭。但因为禁酒令,喝酒的档次大幅降低,统统改成二三十块钱的68度二锅头,每桌限喝一瓶。

        同样在军事院校,2013年1月24日,南京一所军校也接到了上级机关颁布的禁酒令,一些系立刻把在饭店订好的年底聚餐活动取消。“我们比较听话,上面怎么要求我们就怎么做。”该校一位副教授说。

        每年春节前后,在福建任职的技术军官张松林都要到广东出差一个月,2013年也不例外。这次出差他发现,对方招待他喝酒的次数明显减少,“过去几乎天天有酒喝,现在一周也就两三次”。给张松林最大的感受是,喝酒的容器也变了,“以前是用装水煮鱼的盆倒啤酒,现在改用杯子喝了”。

        某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在下部队时,特别提醒下级不要超标接待不迎接,不摆水果,不喝酒,不送土特产。有两次他去武装部检查工作,直接钻到伙房里吃午饭,“弄个白菜汤,炖个鱼就挺好”,他笑笑说。

        军中曾有段流行语:首长端起一杯“引路酒”,端起大杯“不醉不归”;端起小杯,就要节制。这杯“引路酒”,“洗车”意思是换啤酒,“输血”是换红酒,“炸碉堡”,就是拼了,同归于尽。

        现在,领导带了好头,对于基层就是榜样。

 

        调查组在行动

        “大吃大喝,即便你说自己付钱也不行。”

        除了各类文件传达、集中开会动员,一些部队为了禁酒开始“上手段”。广州军区纪委干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比如海军陆战旅等一些特战部队,营区门口都安装了酒精检测仪器,就像交警查酒后驾车一样,发现一个当即扣下处理。”

        在军队周围的酒店里,解放军各个层级的禁酒调查组也遍地开花。中央军委法制局赵干事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调查组主要由各大军区纪委牵头,抽调司政后装各个部门人员组成,为了应付出现个别人员耍酒疯,有的军区甚至将保卫部的人员纳入其中。”

        调查组重点是在各大酒店暗访,尤其加大夜间和节假日的检查力度。陈新就听说过一个调查组的典型活动方式:“他在饭店里转悠,要是找不到线索就在柜台那儿等着。一看来一个人结账,你也不知道旁边站的是谁,结完账开发票,写着某某单位,立刻被他抓到,说你大吃大喝,即便你说自己付钱也不行。”

        “调查组可能抓不了多少违规者,意义更多的是杀一儆百。”春节前后,调查组工作量很大,广州军区从基层部队抽调了不少政治干部。

        陈曦就是其中之一,她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军区周边几个酒店的巡视,有时候,还要乔装改扮成顾客、推销员之类的身份。“那些身体健硕、走路步伐紧凑,走路有节奏感的男人”正是重点监控对象。一旦发现问题,陈曦就立即上前盘查身份,其中也出现几个乌龙事件,查到的是一些退役的军转干部。

        在总参某部机关工作的赵乐义发现,调查组在饭店里只查两种人:穿军装的和开军车的。“现在单位接待上级来访,再也不出去吃了,直接安排在部队招待所吃,即便喝点啤酒也没人知道。”赵说。

        不过,常做军队生意的酒店也有因应之道。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鼓楼外大街的金悦酒店,毗邻总参、总政、总装和空军等军队大院。2013年2月24日,该酒店服务员在电话里说,“绝对不会有人查到,我们可以为军车提供遮挡牌照服务”。在海淀区西翠路的另一家高档海鲜酒店北京静雅大酒店,前台服务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停车位置有后院或者地下停车场可选,如有要求也可以为顾客遮挡车牌。

        调查组也接受来自军队内部的举报,政工网上专门设置了投诉举报专栏。据一位调查组内部人员透露,有极个别部队年终搞集体聚餐时,把空的易拉罐里装上白酒,与会者心照不宣地喝白酒,还让人误以为是饮料,这些现象后来都被检举发现。

        禁酒令制定者早已料到可能出现的反弹,中央军委法制局赵干事承认,“推动禁酒必须多管齐下,财务监督也是堵住漏洞的一个方面。”

        从1991年起,全军就颁布了几项法令规定,规范军队财务制度。这几年来,军方采取了一些技术手段加强财务管理。最有成效的就是,公款支出的公务卡和发票相一致的报销制度。

        在财务管理方面,陈新感受最明显,他现在订会议餐都遇到了麻烦。按照上级规定,公款用餐必须用公务卡或者支票支付,不得使用现金。“像麦当劳、肯德基和吉野家这样的快餐店,送餐时几乎没拿POS机的,也不会开支票。”陈新说,如果用现金结账,根本不符合财务制度,没法报账,“有时候,我们不得不在订餐前跑到餐馆里刷卡才行”。

        “禁酒令去除了很多负担,也带来了一点烦恼。”来自沈阳军区的政治干部梁庆典也体会到,如果部队想做个宣传的条幅,一般家居装潢店并没有POS刷卡机,更不能开发票,这笔钱只能自己出。

 

        “感情都在酒里”

        喝出了氛围,但误事又损害身体,更有损形象。

        “禁酒令”并非在解放军中第一次提出,2008年空军就在全军率先施行《空军部队从严控制饮酒的规定》,其后在全军范围内得到推广。

        五年前开始的上一轮军队禁酒,并未针对公款吃喝等不良作风,其重点在打击军人工作期间的饮酒行为。“周一到周五都是在上班,部队又有打仗的特殊使命,因此空军才规定工作日24小时都不能喝酒。”一位要求匿名的空军大校认为:空军的禁酒令,实际上是弘扬一种新的部队工作文化。

        北京军方国际问题学者陈涛就深有体会。有一次,他应邀到一个军区讲国际形势课。因为飞机晚点,直到晚上快九点他才被接到招待所。在饭桌上,迎候多时的军区副参谋长上来就说:“你迟到了,得先罚。”陈涛说,“迟到也不是我的原因啊!”副参谋长笑,“你不罚,那我先喝。”说完他就喝了两杯,陈涛一点没办法,“谁让人家比我级别高,又是将军呢。”他一下就喝了六杯。

        喝六杯有三两白酒,这只是个开头。在场的副参谋长手下,一会儿这个处长那个主任,纷纷向陈涛敬酒。“酒场上就是找各种关系,比如咱俩是老乡,就得再喝一杯,或者咱俩在一个学校学习过,或者共同认识一个人,这都得喝。”陈涛明白,喝酒就是为了营造一种融洽的氛围,“喝酒容易把哪儿人,什么经历,一些趣事说出来”。

        “感情都在酒里”,这是和平时期,军营酒桌上经常流传的一句话,正如富商打高尔夫联络感情一样。

        梁庆典是来自地方院校的国防生,在校园时,他就耳闻军队酒文化盛行。当时,他对军队酒文化的理解是,“没有酒就没有战友情谊,不能喝酒就不会得到领导的赏识”。为了及早适应军营生活,从大一时,梁庆典就经常到学校门口的便利店,花上两三块钱购买小瓶装的“二锅头”,再配上些油炸花生米和新鲜黄瓜做下酒菜,与国防生同学一起“炼酒胆”。

        喝酒既容易误事也损害身体,军中多数人其实都明白,“但老战友来了,领导来了,你喝不喝?”广州军区纪委一名干事说,禁酒令推行之难,“在于酒承载的是一种人脉关系,也带有一种历史惯性,不喝好像代表不热情。”

        冷兵器作战时,喝酒可以给士兵壮胆,然而当世界已经进入信息化作战时代,“战争的胜负不仅仅是战士的勇敢和士气,要依靠先进的陆海空武器装备,以及整个国家工业体系支撑。”国防大学军事法学专家钱寿根教授认为,禁酒令对于提升部队战斗力,改变军人社会形象有至关重要的意义。

 

        喝酒的规矩在变

        每桌开始摆上一瓶红酒,很少有人拿起开瓶器。

        本次中央军委发起的自上而下的禁酒行动,更多与限制公款消费相关。

        2013年2月24日,经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批准,解放军四总部又联合印发《厉行节约严格经费管理的规定》,明确了按战斗力标准花钱办事、从严管控会议集训和公务接待开支等17条具体规定要求。

        第二天,某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听了一天军区领导的电视会议,“上午是军区政委,下午是司令员做报告。围绕两条:一个是杜绝铺张浪费,另一个是学习党章,弘扬优良作风”。

        围绕中央军委的进一步指令,底下部队又动员开来。

        从内心感受来看,大多数部队单位接待上级领导喝酒并不情愿,如今从上到下都有禁酒令,让接待也变得简单,就是吃便饭。“没人会顶风作案,聪明人谁会去干这个啊!”上述军分区政治部主任说。

        “我们场站中,胃病发病率几乎占了三成多,大多是酗酒造成的。”广州空军某场站的医生发现:禁酒令之后,胃病发病率降下来了,“我们工作轻松了很多,主要就是对付感冒头痛之类的小病。”

        以前,部队为了接待军内记者采访也花费不小,通常一个记者下来至少要三四个人陪着。“按照5人用餐标准,饭菜价格在400元左右,酒水要300多,再加上烟、茶等等,一顿饭起码要花800多块钱。”广州军区纪委一名干事算了一笔账。新规定出台后,记者来了全部去食堂吃饭,加起来也就花100多块钱,并没有伤害感情,“很多记者朋友很喜欢军队食堂的伙食,食品天然,纯手工制作”。

        在不违背“禁酒令”的前提下,一些部队已经慢慢摸索出新的喝酒之道。在山东沿海城市任职的营职干部李全发现,单位里再没有人敢开着军车去酒店了。“以前虽然也有规定公车不得私用,但执行得不严,现在大家变自觉了。”单位的土规定是,“即便是私下聚餐,晚上十点前必须结束酒局”,但为了防止喝得太多,每次李全跟朋友聚餐八点多肯定回营房,“过去喝5瓶啤酒,现在只喝3瓶”。

        在研究所工作的陈新,已经被单位统一口径,“万一被人问起有没有公款吃喝,一律说没有”。虽然不太容易下账,他觉得单位还得继续储存酒,“主要是为了省钱,出去喝酒太贵了,毕竟单位里的小金库钱不多,总之就是为了多喝几瓶”。

        广州某部工作的孙星星,至今仍免不了接待上级领导,“但我们不会拿高档酒出来,改成杜康或者红花郎”。用于买酒的费用也在缩减,好在之前单位储存了几十箱茅台,“一时半会儿喝不完”。

        开学之后,新的禁酒措施下发。在华东一所军事院校机关自助餐厅里,从1月份开始,每桌开始摆上一瓶红酒。“据说学校参照了上级机关的做法许多军官在国外有过工作经历,他们已经习惯于中午吃饭也要来一杯红葡萄酒。”不过,该校教员闻小东发现,很少有人拿起开瓶器开红酒喝,“喝可乐雪碧的都不多,大部分喝果粒橙”。

        对于禁酒令可能对酒类产品带来的影响,某知名酒厂驻京办副主任张先生倒没那么悲观。作为一名老兵,他很清楚酒对部队意味着什么。1979年他参军时,部队首长到他老家宜宾招兵,特意问他:“能喝酒吗?”他回答说,“还可以。”首长点点头,他就这样入伍了。

        “军队是离不开酒的,没有酒怎么打仗?”他笑着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jcomments on}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