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恋爱,无法熟能生巧

2013-7-23 08:58| 发布者: old_acnw | 评论: 0

【导读】很多人把这种感觉称之为直觉,觉得很片面,但我觉得这种感觉恰恰是内心的声音,你的心最懂你,你跟谁在一起会让它感觉到舒服,它会在第一时间反馈给你。面对爱情要学会何时放手,现在惊觉学反了,其实该学的是如何下手……——大S

常常会有一些傻女孩,说她的择偶条件是对方要孝顺、爱狗什么的,我就觉得,这是什么烂条件啊,如果一个人不孝顺,他就根本不配做人。如果他连身边最亲的人都不顾,那他对周围的人都会是冷血的、没有情意的,所以孝顺是一个人必需的品质,不应该作为一个优点,放在择偶条件里。

当一个女生,需要用条条框框去限定自己的择偶对象时,那说明她根本就不了解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真正需要的是什么。人与人之间的感觉是很微妙的,有些人相处了很长时间,却未必了解对方。其实在感情上,两个人之间是存在一种气场的,他是否合适你,你们的相处能否培养出默契,他能否带给你感情上的希望,给你一个幸福的未来,在你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能感觉得到。

我和小菲就是这样,在见到他的第一秒钟,我就知道我要嫁给他,并且以后要跟他生小孩。他见到我的第一眼也是,就知道他会娶我。我们的结合,就像是投下了一颗让人震撼的炸弹,让很多人都开始对“一见钟情”、“闪婚”这些东西充满了憧憬和希望。

在我结婚这件事上,我身边的朋友分成了两派。一派是重新对感情燃起了希望。在我结婚之前,很多人都叫我“剩女”,就是剩下来的女人。我觉得这个封号很不礼貌,但是我身边有很多这样的人,因为我,她们仿佛看到了爱情全新的曙光,觉得自己在爱情方面还有希望,也许有一天也会像大S一样,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另一派是对自己的感情失去信心的。她们问我:你怎么知道你要嫁给他?我说我第一眼看到他,就知道他是我一直都在寻找的人。平时我经常跟朋友们说,如果遇到对的人,我会毫无保留地交出自己的心。而见到小菲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应该把心交出去了。她们听后就说,我已经跟男朋友交往十几年了,我觉得我不会嫁给他。我说那你还犹豫什么?所以她们就赶快分手了。我结婚这件事情,就是有这样的效应。

我是属于那种直觉超强的人。譬如小时候我和小S第一次看到阿雅,我就跟小S说,以后她会是我们的朋友,后来真的就是,而且我们的姐妹情谊十几年都不曾改变。但是能够跟小菲在一起,还是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因为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在遇到小菲之前,我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谈恋爱了,一直忙于工作,每天都非常拼命。那段时间我以为自己是不需要爱情的,也很排斥跟男生接触,所以在台北家里装潢的时候,还夸下海口说:“我会让我家成为月亮宫殿,绝对不让男人进来。”可是房子还没装修完,我就要结婚,从此以后就跟男人住在一起了。所以小菲的出现,我的直觉很重要,但是时机也很重要。

我也算是一个轻熟女,前面也谈了几段恋爱,但是感情的事不会“熟能生巧”,并非前面的感情积累,让我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的人是什么样子的,而是说你会跟一个人谈恋爱,是听了自己内心的感觉。你的心会告诉你,你们之间以后会不会有缘分。不管是当朋友,还是做情人,只有内心舒服,缘分才会延续。而我跟我老公的缘分,是我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觉得心里很舒服,知道自己会嫁给他,而他也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觉得我才是最适合的人,才跟我求婚的。所以,与其用条条框框去框定你的择偶条件,不如问问你自己,你的心是否愿意跟他走在一起。

相信幸福,才能得到幸福。

我做很多事情都是当机立断的。很多人拍戏会说,杀青的时候走不出来,但这种事情从不会在我身上发生。对我来讲,一件事情结束就是马上结束,一秒钟就结束。入戏的时候也是,只需一秒钟,所以江湖人称“一秒郎”。

决定结婚也是一秒钟的事。当时我老公说,你要跟我结婚吗?我说好,然后我们就去登记了。虽是闪婚,却非草率。因为在决定结婚之前,我是一定会相信这个人的。只有相信所要嫁的人,两个人生活在一起,才能幸福。因为嫁给对方以后,你们要同甘同苦,他的富有,他的贫穷,你们要一起承担,所以一定要有责任感,让他变得更好。只有他变好了,你才能变好。

为了求得他的好,我一直都很努力地支持他的事业,做他精神上的坚实后盾。

老公的新餐厅在台北成立。这是在台湾创业的第一步,开业之前他一直都非常忙碌,心里也会有一些忐忑和不安。每每这时,我都会尽心去帮他,从试菜、装潢到找设计师,无一不参与。营业之前,我还特意叫了我所有的姐妹——阿雅、范范、晓萱……过来帮忙试菜。本是好心好意请她们吃,结果却惨遭吐槽。当时我们刚坐好,店员就走过来说:“徐总,请问你今天要吃什么?”她们听了都大笑,说我年纪轻轻,却是一副老总的派头。其实我一直都跟店员讲,不要这样叫我,以后叫我大S就好,可他们耳朵就是很硬。

小菲的事业,我会尽量去辅助,却不会把它当成是自己的事业。就像我的演艺事业,也是跟我老公无关的,不可能我在主持节目的时候,他还站在旁边说:“对,大S平时都是很努力的。”我拍戏的时候,他不可能替我去演。我们可以相互帮忙,但又都是独立的个体,在婚姻中保持着一定的自由。但是我们相信,因为对方的存在,自己更有信心,也更有力量,我们的生活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幸福。

小菲是一个很体贴也很细心的人,我对他的好,他都是记在心上的。他其实非常可爱,饭店开幕的那天晚上,出于礼貌,他要跟到场的所有亲友们敬酒,可是他第一句话却说:“我要谢谢我老婆,她最近实在是太辛苦了。”真的让我很感动。我觉得有时候夫妻之间并不需要太多的言语,简单的一句话,却表示他懂你,他知道你的心,就好。他很体谅我,希望我不要太辛劳,可是我就是停不下来,会替他担心。

开店做生意,很难避免应酬,而且餐厅就开在我们家隔壁,吃晚饭的时候,我们来这边是最方便的。但是每一次来,亲友们都会一呼百应,你来我也来,所以每天几乎还没有坐下来开始吃,就会说先请她们喝两杯,结果每一次都是,饭没吃多少,酒喝一大堆。

因为我是艺人,姐妹们也经常来捧场。每次她们来的时候,店员都会说:“徐总,几位女明星来,要不要特别包厢?”我就说,我不要包厢,你给我特别的位置,我要最中间,路人探进头来就可以看到有好多女明星的那个位置。这是一种很好的营销手段,所以我也应该算是一个非常不错的贤内助。

结婚以后,经常会有人问我:你已经适应汪太太的身份了吗?他们这样问,不仅是因为我帮忙料理小菲的餐厅,还因为我结婚前后那一段极度漂泊的日子。在我结婚以前,我在台北刚刚买了新房子,忙着装修,准备搬家。结婚和搬家虽然都是令人开心的事情,但同时也是最累人的。婚礼结束以后,我又马上从台北搬到北京。要适应一个全新的地方,其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大家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因为从我决定结婚的那一秒钟开始,我就已经适应了汪太太这个身份。尽管漂泊,但因为有小菲在,我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全感。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是幸福的,这是得到幸福的基础。当一个人的心里有正能量的时候,苦日子也不会觉得苦。

仔细回想起来,那段日子确实有些艰难。对别人来说,结婚是一件可以让自己安定下来的事情,可是我从结婚那天开始就不停地在流浪。当时我正在北京拍戏,杀青之后又要去上海连续拍三个月的戏。几经辗转,又是在不同的地方,所以我身上的两个行李箱,已经跟了我两个多月。本来我可以利用中间的空当回台北搬家,但没想到就在这个时间,我老公突然出现,我决定嫁给他。

在北京拍戏的时候,我的右手一直麻,后来不能动,我就想把后面那三个月的戏推掉,因为那是一部打戏,我不可能一只手“残废”继续拍打戏。可是那部戏的导演是我老公的朋友,他希望我能把这部戏接下来。碍于人情,我不得不放弃原来的想法,去了上海,继续工作。

趁着我忙的时候,我妈和我妹帮我把台北的家搬了,那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因为我身边的行李就只有那两个箱子,其他的东西都在台北,可是新家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印象中的家已经没有了。戏拍完后,小菲把我接到了北京,我们就定居在那里。但其实那时候他的家还是一个很小的单身公寓,衣服什么的放他一个人的刚刚好。我搬进去以后,还是那两个行李箱,也不敢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因为放不下。

在筹备婚礼的那一段时间,小菲以最快的速度买了一套适合我们两个人住的大一点的房子,然后装潢。趁着缝隙的时间,我又回到了台北的家,赶快打扫,之后又搬到了北京的新家。那一阵子完全没有停下来,我都不知道哪里才是我的家,好像饭店还比较像是我家。但奇怪的是,即便是很漂泊的日子,我的心也是很安定的。因为谈了恋爱,找到了对的人,有他的地方就感觉像家了。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