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印度正与澳大利亚重修旧好

2013-3-4 08:03| 发布者: old_acnw | 评论: 0

导读:过去几年里,中国的崛起给整个区域带来越来越大的影响,现在,澳大利亚的战略思考家试图让印度对“印度-太平洋”这一概念发生兴趣,因为这两个英国的前殖民地、如今领先的民主大国找到了共同的平台。

资料图:印度与澳大利亚一开始关系进行得并不顺利

 

        “印度-东盟纪念峰会”于2012年12月20日在新德里召开,庆祝南亚国家和东盟区域的“对话伙伴关系”20周年。澳大利亚的战略家们可能为此欢庆。在向嘉宾致辞时,印度总理辛格在志向和地理范围上都显得雄心勃勃:“我们的未来相互关联。稳定、安全、繁荣的印度-太平洋区域对于我们自身的发展和繁荣都是至关重要的。因此,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合作对双方都有益。”

 

        印澳两国的热情差异明显

        把印度-太平洋当作战略构架的基础(偶尔对边界还有不同意见),印澳两国的热情差异明显。澳大利亚人从新德里的圆桌会议上回来,还是搞不清楚印度在印度-太平洋以及区域海军协作上的立场。印度海军正进行历史上最快的扩张,下单购置了超过40艘军舰,将陆续在未来五年中交货。高级海军官员还谈到,当有钱的时候,就会马上购买另外80艘军舰,加强舰队实力。

        关键问题是,这些军舰将被用到何处?印度传统的立场一直是强调在印度洋上中立的角色。尽管偶有展示雄心的话语,印度的军事和政治发言人一向都回避卷入太平洋。就算中国侵入印度洋,印度一直都是很明确地承认,它认为南中国海是中国的合法领域,尽管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在越南投资开发离岸石油。

        从他们的角度出发,澳大利亚和部分东盟国家一直敦促印度在太平洋上留下足迹。辛格正式使用“印度-太平洋”这一混合词,可能是扩展了印度宏观策略的前沿,给圆桌会议的澳大利亚代表送去了一个迟到的信息。

        作为印度洋东翼的民主国家,印度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历史开始得并不顺利。双方在一战的加利波利战役中都是协约国一方,在二战中是盟友,但在冷战期间分道扬镳,除了板球再没什么把两国联合在一起。在上世纪90年代,双方曾讨论初建的海军的合作,但无疾而终。

        1998年5月印度核试,澳大利亚的反应最激烈。美国和其他国家也批评印度核试,但它们开始逐渐与印度修复关系时,新德里对跟堪培拉修复关系一点都不急。直到2011年,澳大利亚总理朱丽娅?吉拉德结束了对印度的铀禁售,尽管印度不是《核不扩散条约》的签约国,十载的怒气才平息下来。当然,签订一个保护条约,完成交易,仍然是中期目标。

 

        贸易互惠

        虽然吉拉德去年10月成功地访问了印度,为奥兹音乐节揭幕,是澳大利亚的软实力在印度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展示,但印度自拉吉夫?甘地以来就没有总理拜访过澳大利亚。外交圈中仍有人希望,印度总理于2014年11月去布里斯班参加20国集团峰会,也许会转变成双边会议,也许会为核交易协议以及提议中的自由贸易协议而打开道路。

        除了提供铀之外,澳大利亚逐渐成为印度能源供应的关键:2011年,印度进口的煤炭中,40%来自澳大利亚。几个印度能源公司,包括塔塔电力、GVK和阿丹尼电力,都对澳大利亚煤炭开采有所投资。印度的Petronet LNG将于2014年开始,按计划从西澳大利亚的高更项目(Gorgon Project)每年抽取150万吨液化天然气。

        此外,还有尝试性的讨论,要建立更深层的农业关系,从而纾解印度对粮食安全的担忧。对谷类食品和豆类食品——对许多印度人来说,是蛋白质的来源,其中包含大量蔬菜——的消费,还有对奶制品消耗的大量增加,让印度食品价格在近年来急剧上升。鹰嘴豆在澳大利亚向印度出口的产品中仅次于羊毛,在2008到2009年年间达到8800万美元。

        双边贸易不断增加,从2003到2004年的46亿美元攀升到2009到2010年的224亿美元,才因为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而从巅峰落下。尽管如此,印度现在还是澳大利亚第四大出口市场,虽然离中国还差很远。2011到2012年,澳大利亚出口到印度的份额是其出口总额的5%,而到中国的是29%。

        正如澳大利亚圆桌会议的代表所强调的,去年12月的对话是多年来,甚至是数十载以来,澳大利亚和印度的战略思考家首次在没有外界阴影笼罩下进行的重要会谈。直到2009年,在墨尔本偶尔发生的针对印度学生的暴力事件,似乎被解释成是种族问题,成为外交事件。但是,在7月,数据指出,印度已取代中国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移民来源,在2011到2012年共有29018名,占移民总额的15.7%。移民多是没有什么专业技能的工人和他们的家人,虽然澳大利亚政府正日渐把注意力转移到受过良好教育的印度专业人士,这样的人在澳大利亚虽然不多,但财富不少。

 

        海军合作的可能性

        相对印度到澳大利亚移民的增长或双边贸易,更让支持印澳关系的战略支持者兴奋的是,海军合作以及重塑印度-太平洋的政治地理的可能性。有传闻说,在新德里的圆桌会议上有人说,2014年两国将进行德国战舰阿姆登号(Emden)入侵印度洋的百年纪念。1914年9月,凯撒的一战攻击舰袭击了印度南部城市钦奈(Chennai)——当时称为马德拉斯(Madras), 然后往东驶向斯里兰卡,然后——用今天的话来说——进入东盟的水域。两个月后,也就是1914年11月,阿姆登号受到澳大利亚军舰“悉尼号”在离可可斯群岛不远处的攻击,沉没。

        导致阿姆登号被击沉的情报合作就来自位于安达曼和尼科巴群岛的英国在印度的军事基地。如今,这里是印度唯一的三军司令总部,是其海军力量提升的关键之地。至于可可斯群岛,有建议指出,要在这澳大利亚的属地上修建军事设施,并允许美国使用,当然这些都还是松散的、长期的。

        德国不再是印度-太平洋区域的挑战,甚至不是个难题,如果它曾经真是问题的话。即便如此,正如21世纪早期出现的其他大国、挑战和难题,印度和澳大利亚也许只需要重启把阿姆登号击沉的合作。■

(本文作者是驻新德里的资深记者 版权:耶鲁全球)

 

{jcomments on}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