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男人被饭局毁掉这件事,为什么不会发生在澳洲?

2018-1-8 06:14| 发布者: hubert | 评论: 0 |来自: 澳洲微报

导读: 有一天和一个澳洲本地人聊天,他说去跟中国和华人朋友做生意的时候,切实体会到了社交礼仪的差异。


“我发现,和中国的谈判根本不是从会议上开始的,而是从和他们吃晚饭谈起的,别看他们看上去喝醉了,心里什么都记着。所以我把和中国人谈判的步骤总结了一下。第一,正式谈判会议上点明谈判主题。

第二,和他们吃晚饭,沟通主要的合约细节,这时候千万不要被热情好客给迷惑了,一定要少喝酒保持冷静,他们可能会依靠酒精麻痹你,然后让你在部分条款上退步。

第三,签合同的时候商议结果,是那顿晚饭上得出的细节,这时候已经不能后悔了,所以在饭桌上一定要清醒。当然啦,在晚饭后的KTV里,好好释放自己,那部分没什么实质内容,玩开心就好啦。”说到这,他讳莫如深地笑了。

这位澳洲友人去中国的那时候,“油腻的中年男人”一词还没有流行,那时候,还没有人发现这是中国特色的谈判方式,那时候,还没有人批判这种社交方式在毁掉中国的男人们。

去年,作家冯唐今年在微博上发了一条信息,“如何避免成为一个油腻的中年猥琐男”,之后中国新媒体掀起了一股讨伐油腻的中年男人的热潮。

根据定义,油腻的中年男人有以下特征:油腔滑调、肚腩隆起、不修边幅、爱吹嘘往事,喜欢饭局酒局,工作一定要带到餐桌上去等等。

一篇名叫《被饭局毁掉的中国男人》里,这样描写着中国式饭局。

“入座、点菜、敬酒、递烟和吹牛,每一项都要把握得恰到好处,小心翼翼。所以每个久经饭局的男人都有一身好本领,那就是把正事拐着弯地谈,坏事换着法地绕,话里藏锋,步步为营,小心试探,稳健摸索。

这种中国特色地谈判方式已经被整个社会接纳,成为人们工作无法逃开的一个步骤。自认为小清新的新一代们义正言辞地发表着对上一代人作风的不满,可又重复着父辈做过的往事,在声色犬马的饭局上开始逐渐迷失自己。

接受这个社会的规则,难免就变得越来越油腻。

去年刚毕业的小丘,这样描述着他入职一年的主要工作经历。

“领导一开始就挺器重我的,我不笨,为人也实在勤快,领导交代下来的事情都能想办法完成。之后呢,老板说带我我欠缺‘工作经验’,就带我去见客户,见世面。

可所谓的‘见客户,见世面’,就是带着一帮大老板,到最好的馆子里搓一顿,然后把平时谈不开的事儿都摆开,相互敬酒。事能不能办得成,主要看你能不能喝。”

在这种文化已经被合理化在了中国的社交工作框架里,没有人能够出淤泥而不染,酒局早就成了工作的一部分,不去也得去。

就连小清新歌手曹宾轩在歌词里这么唱,“工作抵抗空虚,饭局到酒局累到没力气。”

一个年轻的公务员这样描述自己的职业生涯。

“我情商不高,又不能喝酒,凡是酒局饭局都推了,结果好几年了年了,我一直在一样的岗位上。和我一年进来的,一个搞技术的,早就混成领导了,但喝酒喝成肝纤维化,妻子受不了就离异了;一个搞接待的,三十五岁未婚,糖尿病加痛风,头发已经花白了。


想升职,想谈成事,喝酒成为了中国社会上必备的技能。

这种特别的工作方式被国外人发现时,他们觉得不能理解。

前年《罗曼蒂克消亡史》在澳大利亚放映,那时候小编正在大学上课,代课的当地老师看完电影问班里的中国同学:为什么一部电影,30分钟的戏都在吃饭上,很多重要的决定都在饭桌上做的?

有同学反问过来,那澳大利亚人是怎么谈判的?

七嘴八舌,当地的同学和老师都开始向中国同学解释这个问题。一个原来在当地做建筑材料生意的同学这样说:

双方提出要求,在谈判桌上沟通好所有细节自然是重要的,但是对于沟通不下去的地方也会搁置,双方停止谈判,开始回到各自的公司开始和上级商量对策,再出台一份协议,彼此重新开始沟通细节。

如果不成功,那么整个生意估计就要泡汤。但是如果成功,一般在谈判后会举行一些庆祝活动,晚宴美食自然都不会少,但是一般双方一般都不会喝酒,避免喝酒过度失去理智,如果要喝也都是低度度数酒,香槟、葡萄酒一般都是首选。

不过一些人会在谈判过程中志趣相同,之后可能成为私人朋友,澳大利亚的人情味可能没有那么重,一起去宿营,一起去看场电影就已经是非常好的朋友做的事情了。自然也有酩酊大醉的时候,但都是非常亲密的朋友和亲戚之间才会发生,和合作伙伴,双方都必须保持专业和理性。

自然澳大利亚的文化里,也有黑暗的部分,但就商业礼仪来说,不会过分占据工作者的个人生活,而中国的饭局文化,以绝对的黑暗在蚕食中国男性的幸福。

有作者这样写:

“和不搭界的陌生人吃饭,你以为收获了人脉,实际上浪费了时间,消磨了家人的耐心;和嗜酒如命的老板吃饭,你以为赢得了赏识,实际成了陪人消遣的工具,给身体徒增压力;和酒肉朋友一起吃饭,你以为巩固了友情,实际上是无谓的娱乐,在变味的饭局里逢场作戏。每一场不必要的饭局都是对生命的透支,是慢性的自杀。”

我们抨击着油腻的中年男性,殊不知他们其实也是被社会文化绑架的群体。

只能盼那害怕无人陪伴的酒桌啊,快放下被困住的中国的男人们吧。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