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纽约时报】中国“最老”城市考虑生育刺激计划

2015-11-10 10:23| 发布者: simon | 评论: 0 |来自: 纽约时报

导读: 早在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宣布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五个月前,中国生育率居全国低位的上海便开始研究鼓励生育的政策。

生育刺激计划


希望以此调动起这座快节奏的经济中心城市里育龄男女的生育意愿,或许能在20年后增加劳动力、缓解老龄化对经济发展带来的影响。

参与此次课题研究的上海市社会科学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周海旺表示,受上海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委托,上海市社科院课题组的方案已经涉及了经济上的补贴、养育服务上的完善以及医疗保险对一些辅助生殖技术治疗的覆盖。他说,方案目前仍在课题讨论阶段,不便提供文字材料。一旦实施,这一政策将惠及所有有上海户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出生的儿童及家庭,不受二孩政策放开时间点的限制,不论是一孩还是二孩,以此来减轻养育负担、鼓励生育,但周海旺说,讨论并未提及对以往独生子女实施阶段处罚的纠正,更不会强制生育二胎。课题报告将于本月提交,并有望在明年一季度随上海市放开二孩政策的细则一起出台。

上海卫计委今年四月在其网站上公布的2015工作报告中纳入了一项——组织开展《关于鼓励按政策生育的政策制度研究》,提出“以鼓励夫妻按政策生育为价值取向,调整完善相关计划生育利益导向政策”。上海市卫计委潘明华处长通过电话表示,的确在年初委托了上海市社科院专家研究“按政策生育”的方案,但定课题时并不知道10月份将全面放开二孩,且方案仍未敲定,不便对细节作出评论。

上周中国宣布全面放开二孩政策之后,各地专家疾呼,仅仅允许生育二孩已不足以带来中国发展所需的充足劳动力。国家统计局今年年中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中国16到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连续第三年下降。人口老龄化正为上海带来严峻的挑战——养老金缺口巨大、养老设施严重不足。上海本地劳动力人口占比低,大量依靠外来人口填补用工需求,今年3月上海社科院发布报告称,本市户籍人口占常住人口比例已低于60%。

上海是最忠实实施计划生育政策的城市之一。上海地方志办公室的数据显示,上海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提倡晚婚、节育,要求每个家庭生两到三个孩子为好,将生育率控制在20%以下。1979年鼓励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子女,1981年按照国家规定提出严格控制两胎,杜绝多胎。上海市老龄科学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1979年上海65岁及以上户籍人口已经占总人口7.2%,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全国是在2000年达到7%的水平,上海早于全国平均水平20年进入老龄化社会。上海从1993年起即实现户籍人口自然变动负增长,生育水平多年维持在一户不到一个孩子。今年年初,上海妇联公布的一项针对上海妇女发展需求的调查显示,生育带来的经济负担是少生的第一位因素。

上海也是中国最早一批开始放松独生子女政策的城市,1983年起允许双独夫妇生二孩,2004年取消生育两孩之间四年的间隔限制,并从2014年随全国一起执行单独二孩政策。从2009年起,上海市负责计划生育的官员就多次公开提出,鼓励上海育龄夫妇按政策生育二孩,但在大多数上海家庭都已符合生二孩的情况下,这些鼓励并未起到什么作用。国家统计局出版的《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第六次人口普查全国总和生育率为1.18,上海只有0.73665。与此同时,年初发布的《上海市老年人口和老龄事业监测统计调查制度》显示,到2014年末,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70.06万人,占总人口的18.8%。

研究人口政策的人口学家周海旺一直呼吁放松二孩政策,本周通过电话接受了纽约时报中文网的采访,解释了上海面临的严峻的老龄化问题以及鼓励方案的详细内容。以下采访内容经过编辑,未经周海旺的审定。

纽约时报中文网:鼓励方案有哪些内容?

周海旺:第一步,现在独生子女享受的优惠政策能够让二孩家庭也能够享受,比如独生子女费、生孩子妇女的产假(晚婚的初产妇可以增加30天的产假)、独生子女父母的养老补贴。第二步,出台新的政策帮助家庭减轻养育孩子的负担,新政策我们还是在讨论的过程中。

纽约时报中文网:帮助减轻养育负担的政策具体有哪些?

周海旺:比如说贫困家庭在养育孩子方面,政府可以在资金方面进行补贴,养育孩子的津贴,养育津贴。我看很多发达国家,像日本,不管是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都有。在国内全面推行这个政策可能性不大,但是能不能给一些贫困家庭现提供一些养育孩子的津贴,每个月补贴多少钱养育孩子。

其他方便,如今的教育负担很重,是很多家庭不愿意生第二个孩子的主要原因,十八届五中全会已经提出来,中国要普及高中教育,所以上海这样的地区应该推行高中义务教育,就是把九年初中小学的义务教育能不能延长三年,把高中期间的学费减免,由政府财政来负担,来减轻家庭的教育负担。全国实行有难度,经济发达地区可以先试点。

孩子小时候养育方面,有很多年轻人上班工作很紧张,社区可以建立完善的孩子照顾的体系,在小孩子小时候,有社区能够提供照料的服务,有些幼儿园三点多就放学了,社区能够提供一些照料、看护,帮助孩子做作业或者吃饭。现在已经开始做了,但做的还不是很好,还需要政府加大这方面的投入。

很多大城市大量女青年找对象很难,农村里面男青年找对象难,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也可以借鉴国际经验,推出一些公益性的婚介服务,帮他们提供可靠的婚姻方面的信息,让他们能够结婚,能够生孩子。

另外,晚婚晚育,40岁以上生孩子就会面临各种身体上的困难,在受孕、试管婴儿等方面的一些生育支出能不能列入医保报销范围,减轻家庭在孕育方面的孕育成本。

纽约时报中文网:鼓励多生的同时,是否会取消独生子女的待遇?

周海旺:不是说取消,所有现有的福利还能保留下来,但以后应该要增加福利。不管一个孩子还是两个孩子的家庭,都应该提供更好的福利,帮助家庭养育孩子。

纽约时报中文网:为什么会在5月份开始研究这个课题?

周海旺:每年卫计委都会设立一些课题项目,其中今年有这个项目。从去年3月1号开始,上海实行单独两孩政策,过了一年的时间发现申请的人并不是很多,这个方面也需要进一步调研,需要政府出台一些新的政策。(单独二孩政策)有一定效果,但(2014年)增加1.8万人(二孩及以上),包括双独,并不都是单独。(周海旺称2014年的数据由上海市卫计委提供——编注)根据最新统计,从去年3月1号到今年9月底一年半的时间内,上海市申请单独两孩的大概2.98万(例),其中1.5万个家庭已生育,一年半的时间,一年就是1万人。

纽约时报中文网:上海是最早改革计划生育政策的城市吗?这些改革措施发挥了多大的作用?

周海旺:比较早,上海实行(无间隔要求的)双独二孩从04年就开始了。从93年上海开始就进入了人口负增长,每年出生人少,死亡人口多,连续出现了十几年人口自然变动的负增长,生育水平零点八几,很低,在这个情况下上海开始实行双独二孩政策。14年3月1号开始实行单独政策。另外,在04年之前,过去在80年代没有生孩子的家庭也可以享受独生子女家庭的奖励,从2004年开始,如果是不生孩子的,独生子女家庭享受的福利待遇就享受不到了,这也是对过去计划生育政策的一个改变,还是应该按政策生孩子,不能说一个也不生。

(这些政策)对增加出生人口数量,对延缓上海的老龄化进程,减轻养老负担肯定是有帮助的。2014年上海户籍的出生人数是12.4万,其中有1.8万是二孩甚至三孩(再婚或其他符合政策的情况),有的家庭是双独,有的家庭单独,二孩及以上已经占了户籍出生人口的15%了,这个比例已经远远超过前面几年了,前面几年是百分之几,不到10%,说明单独两孩政策还是有一定的效果,至少在政策刚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一定的效果的。现在全面推出允许每个家庭生两个孩子的政策,至少在三年到五年内,是有利增加出生人口数量的,这就意味着未来20年后进入劳动力队伍的年轻人数量也会增加,延缓老龄化对经济发展带来的负面影响。

纽约时报中文网:从实施双独、单独以来的经验看,最有效的措施是什么?

周海旺:最有效的措施是完善婴幼儿的照护体系,提供补贴,但生二孩还是主要自己想生,如果以后要鼓励80后来生第二个孩子,就需要政府出台一些补贴的政策或者是教育方面的政策,减轻他们的负担。

纽约时报中文网:全面放开二孩会对上海有什么样的影响?

周海旺:在这个政策出台之前,上海已经有90%的家庭符合生二胎的条件。但是也有一些原来不符合政策条件的,现在符合了可能就会生一个孩子。有一些70后的,甚至60年代边缘年龄的人群,可能会考虑。压抑的一些生育愿望可能会在短期内释放出来,所以未来两三年上海的出生人口可能会有一个明显的反弹。但是过了两三年就又会回到常态,该不生的还是不生。

纽约时报中文网:上海的发展过程对全国有什么借鉴作用?

周海旺:一个地方的生育水平不能过低,过低会带来人口结构的严重失衡。上海如果没有外来人口,只有户籍人口的话,如果没有每年的迁徙和流动,上海人口从93年以来每年是减少的,不是增加,以后社会的养老负担根本没法承受。如果全国都达到这个生育水平,那么整个国家的发展都会带来很大的危机。所以说上海面临的一些问题,也是未来中国面临的问题。上海应对这些问题的做法经验对全国避免走上海的弯路,可能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纽约时报中文网:你觉得这些建议中的哪些最有可能采纳?

周海旺:一些容易做的,比如公益性的婚姻中介这种活动肯定能开展一些,还有我们提出来的建立完善社区婴幼儿照护体系,这花钱不会很多,也是好实施的。还有我们提出一些生殖健康方面的治疗或者是药品、用具能不能纳入医保,也有一部分可能会纳入。还有像假期,现在独生子女晚生育才多30天产假,如果你生二胎就没有,这个也有可能覆盖到生二胎的育龄妇女,这些不需要花多少钱的有可能很快落实。

纽约时报中文网:最大的障碍来自财政吗?

周海旺:肯定是的。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