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大选前夕 “台独”青年的告白

2015-7-21 11:52| 发布者: archer | 评论: 0

导读: 国民党于7月19日举办第19届全代会,洪秀柱正式成为国民党2016大选的参选人。随后,洪发表了一场演讲,强调在“九二共识”的立场上推动两岸发展,让“中华民国”成为一个有愿景的国家。

台湾


这番演讲与马英九一直强调的两岸论述基本无差别,然而,历经马政府数年统治的台湾,“中国人”认同创下新低,根据台湾政治大学研究中心从1994年至2014年的研究,倾向独立的民众以往在一成至两成之间游移,但近来有增加的趋势,2014年民众支持台独比例达23.8%,写下新高纪录。


“中华民国”已被部分台湾年轻人放弃。有这样想法的年轻人比例有多少尚不清楚,但随着90后在社会议题上的活跃,在网络上类似于“坚定台独”的声音却从以往的遮遮掩掩,到现在的理所当然。


“我相信台湾一定会独立,独立于中华民国之外,并真正地走上国际舞台。”


“很多‘中华民国人’会说,我们已经是一个独立国家了,但为什么我们在国际场合必须用‘中华台北’这么悲哀的名字?因为‘中华民国’就是中国,但世界多数国家却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的合法中国,从此台湾陷入那虚无飘渺的大中国幻想里,成为中国的‘自由地区’。”


这是我一个台湾年轻朋友的发言,他是地道的“台湾建国派”,是在大陆微博上被狂骂“数典忘祖”的台湾人。我对他印象特别深刻,是因为他在北京当过一学期交换生,拥有大陆朋友、游历大江南北,“反中”这个特质在他身上并不明显。


在台湾,“坚定独派”有多少人?根据2013年6至8月台湾政大选举中心涵盖各年龄层、涉及2,000多人的调查,“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后,仍然可以和中国大陆维持和平的关系,则台湾应该成为一个新国家”有65%的民众赞成。不过,“就算台湾宣布独立后,会引起中国大陆攻打台湾”,则只有近四成的民众赞成。在“不论如何,坚持台独”的四成民众中,20-29岁占了近五成。经过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及其他纷扰后,合理推测这个数字会再上升一些。


那么统一方面呢?“如果中国大陆和台湾在经济、社会、政治各方面的条件相当,则两岸应该统一”,有近四成的民众赞成(39.2%),仍然不是社会主流民意。在这近四成民众中20-29岁的年轻人中只有24.8%,低于30-39岁(约39%)、40岁以上(约45%)的民众支持度。也就是说,即使以后大陆在各方面条件相当(甚至超越)台湾,仍难以使年轻人向往统一。


在大陆媒体上,“台独”往往和民进党、反中、外国势力脱离不了关系,这样的说法某些部分对、也不太对。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寇谧將(J. Michael Cole)曾指出,台湾人从来都不觉得台湾属于“中国”的一部分,此外,台湾其实也并非“反中”, 并乐于见到“中国”繁荣,只是希望国家关系“正常化”,比如能够加入联合国。观察脸书上的台独社团也可以发现,虽然他们部分人对“中国”的刻板印象未消减,但对于其经济发展、影剧娱乐崛起基本持正面态度。很大一部分人支持蔡英文,但这些人明白民进党不会真正“台独”,所以在让国民党下台后要让本土小党崛起、要号召年轻人监督政府。他们甚至能举出好多例子证明“中华民国”对台湾而言不过是逃来的国民党“殖民”的结果,台湾未来应由2,300万住民公投决定。


“台独”从以往的想而不谈,到如今可以在媒体、在脸书、在论坛上理所当然地支持,舆论潮流全然变化,为何如此?


首先,是时代背景、政党轮替的变迁。扁政府时代的“去中国化”,加上台湾1990年代后出生的这一群人,成长于一个“主权独立国家”的现实背景,以及媒体长期对“中国”的负面报道、当时大陆政府的强硬态度(如飞弹危机),刻画出一个强硬的“敌国”。 陈水扁的八年执政或许让当时仍在读高中、大学的这批年轻人对未来忧虑,但马政府的八年执政却让年轻人的忧虑更上一层楼──害怕“台湾意识”消失。如同台湾选举研究中心主任陈陆辉指出的,台湾和大陆之间缺乏感情上的联结,两者文化水平不一,体制也不一样。随着两岸交流日益密切,两者之间的差异更加凸显出来,进一步让台湾人感到自我的主体性。


陈陆辉更指出,在当下一般台湾人的认知中,中国是代表中国大陆政府,而非文化、历史上的中华民族,这也使得两岸对“中国”认同出现明显区隔。既然国际上多数国家承认的中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那台湾和“中国”有何干系?在“美国之音”(VOA)的海峡论坛节目中,已有台湾教授直言──激进的台湾意识,就很可能变成台独。我是台湾人,和成立“台湾国”是两回事;但“惟有成立台湾国,才能不被当中国人”却是台湾意识强烈的80末90后年轻人很容易产生的想法。


再者,是对台湾社会现况的不满所致。如同民调一样,20-29岁的年轻人的思想,和30-39岁、40岁以上的中年人已产生区隔。“台湾社会就像一盘丰盛的桌菜,到了我们念高中大学时,桌上已剩菜尾,到了我们准备就业时,已经杯盘狼藉吃干抹尽。”这是台湾社会现在正发生的“世代剥夺感”,台湾报纸在2015年3月指出,面对新世代薪资偏低、贫富差距扩大、房价过高、中国威胁论等议题,社会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怨怼情绪,年轻世代思索他们的处境,有人就得到了“都是上一代的错”这样的结论。当马政府的两岸政策成为只利财团、房价飙高、挤压基层老百姓生存的帮凶,一些年轻人由“反马”而生的“反中”就不难理解了。


最后,是香港因素。近几年来的陆港争端被台湾媒体大幅报道,“今日香港,明日台湾”成为不少台湾年轻人的恐惧。从小对“中国”的疏离、对马政府执政的失望、台湾及外国媒体对于大陆的种种负面报道、两岸实力此消彼长所产生的危机意识、对大陆体制及现况的不认同……种种因素相加,造成今日部分台湾年轻人对中国无感,甚至争取“法理台独”的原因。因为对这些年轻人而言,台湾就是他们认同的国家,一个中国,不过是“国共两党”的坚持,“台湾的未来由2,300万台湾人决定”遂成为政客争取年轻人选票的口号。


“为什么为了满足‘大中国’,就必须牺牲掉台湾人的幸福与尊严?我们已经没钱、没房,不能再没民主”。在太阳花学运时,这是部分(或是不少)台湾年轻人的声音。


身为一个在大陆生活的台湾青年,当我看见台湾朋友太过天真的愿景,当我明白大陆政府及人民难以动摇的信念,只能叹息。国际政局中台湾的未来难以由2,300万人决定,但对于部分(或许将越来越多)的台湾年轻人而言,宁可倔强地相信,不愿轻易地放弃。


然而,为何用来揭开对岸“不民主、无人权、打压国际地位”的愤怒,不能用来探讨台湾在现况下实际可行的解决方式?“台湾独立”真是台湾困境的解决之道?


正如《金融时报》中文网的撰稿人在2014年九合一大选后指出的,当国民党这家百年老店倒下,当没有“亲中”的马英九可骂,各种思想的奇花异草正准备向阳生长,台湾人将再无卸责的借口,仍要直面崛起的中国。


到时,面对失业、贫富差距、台湾竞争力的丧失、两岸关系乃至国际局势中可能出现的变量……“统独”这颗迷幻药,是否会继续迷惑彷徨愤怒的年轻一代?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