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法国否认拍卖905万的清朝玉玺来自圆明园

2012-12-21 18:04| 发布者: old_acnw | 评论: 0

 

用途

                                                  资料图:法国强行拍卖的中国清朝玉玺

      12月17日,法国最大拍卖行艾德不顾中方反对,最终将一个清朝乾隆时期玉玺拍卖,价格112万欧元(约合人民币905万元)。持续近一个月的“夺宝”台前幕后经历着怎样的交手?最终的买家又是谁?拍卖行为何不肯撤拍?今天凌晨,《法制晚报》记者专访了此次“夺宝”先锋,总部位于巴黎的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贝尔纳·高美斯。

  “我太累了,这段时间一直想方设法阻止拍卖,每晚都没怎么睡觉,劝阻艾德……”高美斯在电话中的声音疲惫,“但是,他们还是不听,而且不理解中国的精神。”

  面对拍卖事件引发的中国媒体的连锁反应,法媒报道称艾德拍卖行19日决定正式与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取得联系,欲向中国政府表达合作意愿。记者今晨再次致电艾德拍卖行追问时,对方称“不接受任何采访,问题不予评论”。

  夺宝斡旋“你有什么权力让我撤拍?”拍卖行开条件

  备受关注的玉玺拍卖事件,拉开序幕似乎只是偶然的一撇,发现人就是高美斯。接受采访时,还没从疲惫中缓过劲儿的他,整个过程仍然历历在目。

  一个月前,高美斯在巴黎拍卖行看到一个中国古代玉玺将被拍卖的信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请故宫(微博)博物院的专家进行调查,这个玉玺到底什么来头?

  经过研究,中国专家确认,玉玺属于圆明园,“还有,艾德说这是乾隆时期的,但是中国专家确定它属于嘉庆时期。”

  11月28日,高美斯首次拜访艾德拍卖行。当天10点,出面的是艾德的合伙人弗朗索瓦·塔让。“我们告诉他不要拍卖这一玉玺,将它从拍卖中撤下。并直言,帮助中国,对于他们而言,将在中国有一个好名声,进一步打开中国的艺术市场。”

  但是塔让并不领情,并粗鲁反问:“你有什么权力让我撤拍?”高美斯接着说:“因为玉玺是从中国偷盗的,它是属于中国的文化遗产,这一玉玺应该归还中国。”塔让提出条件,要想撤拍,协会需要提供两件东西:中国方面要求撤拍的授权书,另外就是这一玉玺属于中国的证据。

  第二天,高美斯和艾德拍卖行的两位专家见了面,对这一玉玺进行鉴别。“我告诉他们这玉玺不是乾隆年间的,是嘉庆年间的,而且是从圆明园流失的。他们拒绝接受这些争论。”

  “直到现在,法国专家们仍然否认这一玉玺来自圆明园,只是承认从故宫流失,为乾隆年间的。他们通过法国媒体宣布,中国专家错了。”高美斯说。

  出尔反尔“你的东西什么都不是”“我们的专家是真理”

  艾德拍卖行对中国专家的指认毫无认可之意,还抬出了所谓的“世界著名印玺专家”为挡箭牌。

  “我们的专家都是最好的,没人能比。”塔让如此霸气地回应,“作为全球知名中国玉玺专家,罗朗·龙阁就是真理,他肯定这一玉玺不属于圆明园。”

  然而,央视驻法国记者王玥日前经过调查后说,这个罗朗·龙阁称不上专家,只能称其为一个文物爱好者。不得已,高美斯决定前往北京寻求中方帮助。在北京,高美斯和艾德拍卖行主管尼古拉斯·奥罗斯多次发邮件沟通。

  “请求您,离拍卖就剩下一点时间了,协会邀请您来中国,和中国的博物馆馆长以及专家进行会面。来北京见了面,你就会了解更多。”高美斯在邮件中称。但是奥罗斯的回复是冷冷短短的一句:“我们在巴黎。”

  12月3日,高美斯带着和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的“国宝工程公益基金”(原“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签署的合作备忘录再次找上艾德。

  他还带回一份中文报纸,报上刊登的文章说,故宫博物馆馆长证明,在圆明园记录里,这一玉玺在1860年被英法军队从圆明园或者故宫盗走。

  然而,对这份备忘录,对方竟不屑一顾地称,“这不是任何官方文件,对我们来说什么都不是。”奥罗斯说:“文件不合法。”言辞威胁拍卖行老板是达索航空老总“您将受到报复”。

  随后,双方之间的火药味更浓了。奥罗斯给高美斯的另一封信反倒很长,但都是指责其损坏了拍卖行的形象,并威胁要报复他。

  从记者获得的高美斯和奥罗斯的“斡旋”邮件中可见,奥罗斯在信中称,“我发现您通过媒体号召收藏家们抵制将要举行的拍卖,甚至抵制我们公司的所有拍卖。您指出我们公司和合作伙伴的立场不合法,以及我们专家的无能,您将会受到不同形式的报复,您个人要对我们受到的威胁负主要责任。”

  高美斯回信质问:“您真的看过了我在上一封邮件中替中国政府向您转交的抗议拍卖的信件了吗?这封信十分清楚、明确,提供了大量的事实性证据材料,这不正是您要我们提供的吗?您为什么对此避而不谈?您是没收到,还是故意漠视?”

  “您说我对您公司的合法性立场表示质疑,您公司的拍卖条件中说的十分清楚,称参加了对文化财产的保护,并且采取措施保障所有拍品来源的合法性。但是您公司在拍卖一件失窃文物,这算合法吗?最后,您说我个人是艾德所受威胁的主要责任人,您又错了,我是和所有中国人站在同一立场上的。”

  高美斯告诉记者,这家拍卖行由达索先生所有,他是法国颇具权力的商人,其中达索航空公司因生产军用飞机颇具知名度,“我把所有信息也发给了这个大老板,并告诉他这是和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的重要机会,但达索从来没回复。”

 

  背后利益中国古董价涨百倍“不能错过赚钱机会“

 

  高美斯说,几年前,一些法国专家就不顾协会反对,多次拍卖圆明园文物,“近年来,拍卖的最高纪录就是这些文物创下的,所以他们永远不会选择合作,因为他们认定贩卖圆明园文物是个好买卖。”

  在劝阻一位法国专家时,高美斯得到这样的答复:“我不在乎过去和历史,偷盗是很久以前的事。时代已经变了,我们不能错过难得的赚钱机会。”

  如今,中国财富渐涨,很多百姓富裕起来,法国拍卖行以及世界其他拍卖行都在把握机会抓住这一市场和客户。“和之前相比,如今中国人买到的古董价格要贵上100倍。”高美斯说。

  早在英国邦瀚斯拍卖行撤拍中国文物时,曝出此事的中新社驻派伦敦记者周兆军就告诉本报,其实很多拍卖的东西都不值那么多钱,是拍卖行把价格抬起来的。国外的拍卖行通过拍卖中国等国流失海外的文物大发其财,已是不争的事实。拍卖行类似于中介公司,大多只管挣钱。

  拍卖行是否应负法律责任?周兆军说,“打个比方,我昨天从你家偷的,今天拿到拍卖行卖,后天报警,拍卖行肯定要负责任。”

  “这就像一个人抢了偷了你的东西,交给另外一个人卖掉,赃款俩人分,这难道没有问题吗?”埃及追讨文物的先锋人物、最高文物委员会主席哈瓦斯曾这样批评拍卖行。

 

  最新进展协会将以盗窃罪起诉艾德拒绝回应本报

 

  18日,中国国家文物局表态,谴责艾德拍卖行拍卖乾隆玉玺,并称保留追索权。法媒报道称,艾德“求助”中国驻法使馆。本报记者联系到该拍卖行市场部主管Emmanuel Bérard,希望了解具体情况,但他严词声称,“不接受任何采访,问题不予回答。”

  目前,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正在和法国、西班牙律师对法国法律进行研究,计划对拍卖行以盗窃罪起诉,阻止从圆明园流失的中国宝物以及所有在1860年战争中被偷盗走的中国所有宝物被拍卖。

  高美斯说:“协会就是要当个诉讼的榜样,过去三年我们收集了很多拍卖行拍卖被盗文物的信息。”

  高美斯(Bernard Gomez)是著名的亚洲文物鉴定专家,1982年来到中国,在几十年的文物鉴定工作中,他为欧洲一些人公开贩卖和展示走私中国文物而愤怒,也为中国文物大量流失感到惋惜,决定帮助中国收回流失在世界各地的文物,为此成立了“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由外国人专门为追回中国文物而设立的国际组织。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成功案例非法拍卖圆明园兽首佳士得拍品不得入华

  2009年,有一场闹得沸沸扬扬的圆明园兽首拍卖。当时,佳士得拍卖行要拍卖从圆明园流失的鼠首和兔首铜像。拍卖遭到前所未有的抵制,上有外交部、国家文物局的严正声明,下有普通民众的口诛笔伐,甚至法国人都为此上法庭跟拍卖行和持有人打官司。

  尽管两件国宝最终仍以2800万欧元拍出,但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副总干事牛宪锋认为,抵制带来的影响和震动是世界性的,佳士得受到了惩罚。

  拍卖当天,国家文物局发布通知说,佳士得近年来有多次公开拍卖从中国劫掠、盗窃、盗掘和走私文物的行为,所涉及的文物均为非法出境。

  这个通知相当于给佳士得“判了死刑”,也就是说,佳士得所拍卖的中国文物不能在中国预展,在境外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到的中国文物也无法入境。佳士得在中国失去了信誉,也失掉了最大的市场。

  今年11月,英国宝龙拍卖行撤拍两件圆明园文物。拍卖行发言人罗普对拍卖圆明园文物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伤害表示歉意,并且声明今后会避免出现类似事件。

链接

  2000年以来,通过拍卖渠道公开出售圆明园等地流失的文物并不少见。

  2000年4月,香港佳士得拍卖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时抢走的牛首和猴首。

  2007年,伦敦苏富比以70万英镑拍卖八国联军掠走的乾隆年间的一对官窑精品瓷瓶。同年,圆明园马首在苏富比拍卖。

  2009年,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以人民币4000万元拍出18世纪中国乾隆皇帝玉玺。

  最终被拍买家确定为中国人成交价高出原估价5倍

  最终,拍卖如期进行。

  据法新社报道,最后的买家是一名不明身份的电话竞拍者。不过,高美斯说,事实并非如此。在拍卖现场的消息人士称,这位买家是在现场的一位中国买家,最终以93万欧元一锤定音购得玉玺。加上20%的佣金,玉玺最终以超预期的112万欧元成交,高出原估价5倍之多。

  “有好几个中国人在现场竞拍。拍卖很成功,这是因为中国买家和收藏家的浓厚兴趣。”高美斯说,“协会的秘书长Jacques Guimezannes当时在现场,看到了最后的竞标者,就是一位中国买家。”

  “我不知道玉玺最终买家的具体身份,但是如果协会对艾德拍卖行提起诉讼的话,法院会调查,买家的身份就会曝光。”高美斯说。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