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纽约时报】东方之星号遇难者家属追问真相

2015-6-5 14:39| 发布者: archer| 查看: 3541| 评论: 0 |来自: 纽约时报

导读: 中国监利——周四晚上,在国家电视台节目中,一名新闻主播宣读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共其他六名领导人在当天的一场会议中发表的讲话。

东方之星


自一艘游船在中国中部的长江上倾覆后,目前仍有约440人失踪,人员搜救工作需要“抓紧”进行。官员要“体谅家属悲痛心情、做好安抚工作,切实维护社会稳定”。


尽管这些领导人希望表现出同情,但他们的措辞却是典型的生硬官话,电视台的报道甚至没有播出这次会议的画面。其他来自监利附近的沉船现场的画面,也没有透露太多信息——根本看不到官员所谓的正在搜救幸存者的200多名潜水员,部署到位的重型机械,或是正在检测船体的专家。


经济的蓬勃发展,使中国成了世界的焦点。但是,像本周发生在长江上的这种危机表明,中国共产党仍然不愿意采取透明的方式,尽管对于这起数十年来亚洲最严重的海事灾难,已经令群情激奋,也吸引到越来越多来自国际社会的审视。


在监利的新闻发布会上,官员并未过多谈论在“东方之星”翻沉已过72小时之后,现在找到幸存者的几率;为何周一夜间,当其他船只都已抛锚时,这艘船的船长却决定强行驶入狂风骤雨。(船长和轮机长成功逃生,两人现已被当局控制。)找到尸体的具体地点也未被提及,政府和游船公司都没有发布乘客名单。在监利,中国记者要想获得相关信息,与外国记者一样困难。


据一项官方统计,在信息如此匮乏的情况下,已有大约1200名心存疑问的家属聚集在湖北省的偏远县城监利。在以往的灾难中,正是这样的人群聚集给中共带来过麻烦——这是一个拐点,受灾难影响的人以及同情他们的普通中国人,会在这时开始怀疑国家领导人的应对是否妥当。


“还是没有我父母的消息,”一名20多岁的女士在周四说。来自江苏的她只愿透露自己姓赵。她称自己周二晚上抵达监利,第二天不得不同其他失踪乘客的亲属一起,自行前往江边——先是乘坐出租车,然后在通往主要救援现场的一条戒备森严的路上,他们通过搭顺风车的方式,从警方设的一个检查站到达另一个检查站。


“我今天终于和政府的人联系上了,”她说。此前自船倾覆以来,她和当局之间从未联系过。


家人对政府、船只运营商和涉事旅行社反应迟钝表示愤怒和失望。官方通讯社新华社称领导人已下令进行调查,但赵女士等人表示,没人正式联系过他们,或是通知他们调查情况。


大部分乘客来自东部省份,他们的部分亲属通过乘坐汽车或包车,长途跋涉来到监利。还有一些人则在网上成立了后援团,分享朋友和家人的照片,以及事故发生前,乘客发在网上的有关此次旅行的照片。


经过这么长时间后是否还会有幸存者,新闻发布会上的官员没有给出回答。但周四当天的官方新闻媒体报道暗示,找到更多幸存者的希望正在减小,救援工作很快将转向打捞遗体。新华社报道称,交通部表示将开始将船体扶正的工作,为此救援人员在船周围固定了缆绳。


工作人员在船体上开了三个洞。中央电视台称,这是在将船体扶正前,为找到幸存者进行的最后尝试。


由于担心舱内空气泄漏可能会导致“东方之星”进一步下沉,危及船内的幸存者,救援人员此前一直不愿切开船体。有外国专家表示此次救援行动是得当的。除非船在浅水区,否则救援人员必须注意不要不小心造成空气泄漏,导致船失去浮力。而且,船体的任何大幅度运动都可能造成气穴或幸存者本身的移动,这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中国官员称,由于江水黑暗而混浊,而且要在四层的船里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搜寻,潜水员不得不慢慢来。


在监利,由于预计未来几天会找到大量遗体,官员已经开始准备装饰着鲜花的特殊棺材。当局知道届时的场面可能会是非常折磨人的——位于水下多日后,很多遗体可能已经腐烂了。官方通讯社报道称,周四确认的遇难人数已增至77人。


当灾难的消息在周二传开时,上海的乘客家属来到安排游客乘坐“东方之星”的旅行社。在警方将愤怒的亲属指引到当地政府的信访局后,家人见到了官员,哭叫着恳求对方给出回答。一群人拆毁了政府的一道路障。


“我们有权说出自己的故事,”一名王姓女士在政府工作人员让她停止接受采访后说。“这是我们的自由。我们失去了亲人。”


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故事要讲。杨运楼和妻子陈彩莲带上了7岁大的孙女杨晨琳。对他们来说,此次乘船游览长江本应是一次特别的旅行。船将载着他们一路西行,驶往宏伟的三峡大坝,他们也将沿途游览历史遗迹。


这对夫妇均为60多岁,他们购买了“东方之星”的头等舱船票。船从南京出发,共载有456人。周一晚间9点零5分,夫妇二人给上海家中的亲属打了电话。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其中没有谈到任何关于狂风和暴雨的内容。


但是不到25分钟之后,这艘船便在暴雨中翻沉。据信,船上所有人员当中,只有14人生还。其中一名幸存者说,他一直游到了天亮。


目前推测已经死亡的442人当中,包括杨运楼、陈彩莲和他们的孙女杨晨琳。这艘船上的乘客大部分是六七十岁的退休人员,杨晨琳是年纪最小的乘客之一。


“昨天是儿童节,今天我都不知道孩子是生是死,”周二下午,女孩的母亲唐霞(音)在政府办公室抽泣着说。“我在焦急地等待新消息,或者哪个官员来和我谈谈。”


周四,一位名叫陈贵玉(音)的女性在电话采访中说,她四个姐妹中的三个,以及两个姐妹夫都参加了此次航行的一个大型旅行团,这个旅程将持续大约10天。


她的大姐成英(音)刚刚过完70岁生日,他们似乎对这艘船的条件很满意。他们在社交网络应用微信上发了照片;照片显示他们在不同地方摆姿势拍照,甚至还在江边洗衣服。


“我根本没听说天气会有什么问题,” 陈贵玉称。“他们告诉我们的都是船有多么豪华,他们多么高兴。我和姐妹通过微信做了回复,我们说,‘好好享受这难得的团聚吧。’”她说,她的五名亲属都在现已确定死亡的乘客之列。


上海的陈林迪(音)和家人正准备等亲属遗体被找到后,前往湖北省辨认。其中包括她的姐妹陈彩莲、陈彩莲的丈夫杨运楼,以及他们的孙女杨晨琳。


晨琳很喜欢Hello Kitty,所以她的母亲带上了一枚Hello Kitty的发夹和一条公主裙。她仍然希望,晨琳和她的爷爷奶奶还活着。


“她本来要表演印度舞,还要弹古筝,” 陈林迪说。“临走之前她还排练了印度舞。”


转自纽约时报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7 下一条

Telstra NBN Christmas
Telstra NBN Christmas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