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好莱坞为什么钟情在电影里摧毁加州

2015-6-1 15:06| 发布者: alvin| 查看: 522| 评论: 0 |来自: 纽约时报

导读: 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s.)以及它旗下的新线电影公司(New Line Cinema)特意选择这个令人不安的时刻放映《末日崩塌》(San Andreas),脆弱的加州梦又遭到新一波的影院攻击。

加州


1974年电影《大地震》中的莫妮卡·路易斯和查尔顿·赫斯顿。电影将故事背景设于洛杉矶。


洛杉矶——加州大末日又来了。


好像水泄不通的高速公路、高昂的税款和灾难性的干旱还不够,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s.)以及它旗下的新线电影公司(New Line Cinema)特意选择这个令人不安的时刻放映《末日崩塌》(San Andreas),脆弱的加州梦又遭到新一波的影院攻击。


《末日崩塌》里的大灾难到底有多大?


“虽说是发生在加利福尼亚,但你会觉得好像是东海岸的事,”影片中保罗·吉亚马提(Paul Giamatti)饰演的地震专家说。我们在预告片中看到胡佛大坝(Hoover Dam)在前震中就已经土崩瓦解。


一栋栋办公大楼化为齑粉。没错,巨浪也冲垮了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不不,预告片里没有“妈妈与爸爸”(Mamas and the Papas)唱着《加利福尼亚之梦》(California Dreamin):这一回,我们听到的是一曲令人不寒而栗的挽歌,来自罗伯特·科赫(Robot Koch)与德莉娅·德·弗朗斯(Delhia de France),他们可并不希望到加州去。


《末日崩塌》是一部地震冒险片,将于本周五上映,导演布拉德·佩顿(Brad Peyton)最著名的影片是《地心历险记2:神秘岛》(Journey 2: The Mysterious Island)。ABC台《迷失》(Lost)的编剧卡尔顿·库斯(Carlton Cuse)出任该片的编剧之一。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饰演洛杉矶消防队中一位执行任务的救生直升机飞行员。


这部新作延续了好莱坞久远以来的传统:让加利福尼亚陷入末日天灾,以此让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觉得好过一点儿。


《末日崩塌》的预告片中出现了好莱坞山上“好莱坞”招牌垮掉的场景,这绝非偶然:在这样的末世寓言中,电影王国通常是最早覆灭的地方。


“看到为他们带来这部影片的好莱坞遭到毁灭,观众们会有感同身受的颤栗之感,”艾默生学院教授肯·费尔(Ken Feil)说,他的著作《为笑声而死:灾难片与坎普想象》(Dying for a Laugh: Disaster Movies and the Camp Imagination, Wesleyan University Press )于2005年出版。


费尔指的是保琳·卡伊尔(Pauline Kael)为《纽约客》撰写的《大地震》(Earthquake)影评,该片由环球影业于1974年发行。


在《大地震》中,灾难开始之初,查尔顿·海斯顿(Charlton Heston)跑步经过好莱坞标志,詹妮薇芙·布卓(Geneviève Bujold)饰演的女演员的工作被可怕的大地颤栗打断。但卡伊尔的观点可能更适用于派拉蒙1975年的《蝗虫之日》(The Day of the Locust),最终的灾难结局始于格劳曼中国剧场一场首映式上的暴乱;它也适用于哥伦比亚公司2013年的《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片中世界的终结多少都是始于詹姆斯·弗兰科(James Franco)的家中。


费尔说,电影文化“似乎能够造成一种用后即抛的感觉,乃至一种腐败,一种操纵,它把灾难及其成因都人格化了”。


人们总想把过得太好或者太放荡的人拉下马,这种渴望显然是早于电影出现的:《圣经》就给了我们索多玛和蛾摩拉的例子,1922年的奥地利默片大片《索多玛与蛾摩拉》(Queen of Sin and the Spectacle of Sodom and Gomorrah)就是以此为灵感产生的,导演是迈克尔·柯蒂斯(Michael Curtiz)。


看到看似成功的人们遭到地震、突如其来的疾病或噩运惩罚,“实际上等于平复了人们(关于自身不怎么走运)的焦虑,是一种治疗不安灵魂的变态疗法,”德国科隆大学人类学与伦理学教授约翰-斯图尔特·戈登(John-Stewart Gordon)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说。


尼泊尔的苦难让人同情;但我们现在说的是电影。


加利福尼亚最早在电影中实现这种“抚平”至少可以追溯到1906年,当时最原始的新闻短片镜头捕捉到了4月18日旧金山地震中倒塌的建筑与冒烟的残骸,那个时候它拥有巴巴利湾红灯区,堪称纸醉金迷的罪恶之都。“到处都是废墟,”一部国会图书馆发布的电影里,有人在一张卡片上以或许有些幸灾乐祸的口气写道。



保罗·吉亚玛提与雅奇·潘加比在周五上映的动作冒险片《末日崩塌》中。


1936年,在米高梅(Metro-Goldwyn-Mayer)的《火烧旧金山》(San Francisco)之后,地震灾害题材成了长片。这部情节剧由克拉克·盖博(Clark Gable)、斯宾塞·屈赛(Spencer Tracy)和珍妮特·麦克唐纳(Jeanette MacDonald)主演,不过旧金山那些花天酒地的流氓巢穴最终恶有恶报才是最大的卖点。


“喧嚣恐怖的地震非常真实,观影者们会忍不住躲避倒下来的建筑,在心里跳过制片厂外街头草坪上的裂隙,”《综艺》(Variety)在影评中向读者们保证。


在《大地震》里,环球影业提高了规模,使用环绕声系统,制造一种低频震动,令观众和片中的人物一样感到恶心难受。《末日崩塌》里使用了电脑图像,制造出大地上惊人的巨大裂隙,坍塌的摩天大楼,为强森的高速游艇之后添上《大地震》的导演马克·罗布森(Mark Robson)难以想象的滔天巨浪。


佩顿与公司还录制了圣安德烈断层地震的声音,把它结合到安德鲁·洛金顿(Andrew Lockington)创作的配乐中去。


“我们已经多年没有经历过大地震了,这让我觉得很可怕,”佩顿承认,他来自加拿大的纽芬兰,他可不愿意经历自己电影里的事情。“其实它就近在眼前。”


但是电影拍摄者们一直都在想象加利福尼亚的终结,至少也是它的部分终结,比如在1954年的《X放射线》(Them!)里被巨大的蚂蚁毁灭;在1956年的《天外魔花》(Invasion of the Body Snatchers)里被豆荚人毁灭;在1963年的《群鸟》(The Birds)里被鸟毁灭;在1979年的电影《1941》里被日本炸弹外加约翰·贝鲁希(John Belushi)毁灭。还有更多地震,诸如1993年的《银色,性,男女》(Short Cuts)和1996年的《洛杉矶大逃亡》(Escape From LA);在1997年的《活火熔城》(Volcano)里,错误修建的地铁导致火山爆发;1999年的《木兰花》(Magnolia)里,青蛙雨从天而降;《洛杉矶之战》(Battle: Los Angeles)里则是外星人武装入侵(该片于2009年在路易斯安那摄制,2011年上映)。


1988年的《末日终结者》(Miracle Mile)是一部独立惊悚片,由史蒂夫·德·加奈特(Steve De Jarnatt)编剧并执导,片中在梅尔·温宁汉姆(Mare Winningham)与安东尼·爱德华兹(Anthony Edwards)约会诸事不顺的一天里,原子弹从天而降。洛杉矶米拉克迈尔区的中央威尔士塔如今是《纽约时报》驻洛杉矶分社所在地,它也在片中被夷为平地,对于那里的人们来说,这是一种报复。


纽约也在电影中被毁灭过不少次,不过通常没有地震,而是由巨猿和天象完成这一工作,比如1933年的《金刚》(King Kong),以及1998年的《世界末日》(Armageddon)和《天地大冲撞》(Deep Impact)。


不少关于加利福尼亚的电影对这个看似得天独厚的地方做了清算。在《末日崩塌》里,北加州酬劳过高的技术人员终于遭到了报应,海啸掀翻了他们的船只与车辆,办公家具从这个星球上最昂贵的一些房产中被席卷而出。


低科技成了救星:包括陆地运输线、热线汽车与敏感的性格。其他人可能会说,就算没有好莱坞的帮忙,加利福尼亚人自己搞的破坏也已经够多的了。


查克·德沃尔(Chuck DeVore)是前加利福尼亚共和党州议员,现任得克萨斯州公共政策基金会政策部副总裁,他认为,限制住房成本、增税与专横的官僚制度都导致了加利福尼亚不再是人间天堂。


“若不是这么想,现在我也不会来得克萨斯了,”他说。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8 下一条

Telstra NBN Christmas
Telstra NBN Christmas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