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摆脱这个时代的身份焦虑

2015-5-28 14:51| 发布者: simon| 查看: 1300| 评论: 0 |来自: 纽约时报中文网

导读: 现如今,有关地位状态的焦虑无处不在。一边是深陷于大量通讯信息引发的焦虑,另一边是无人联络自己带来的痛苦,把人悬在中间左右为难。

焦虑


人们从来都渴望赞许,但如今还必须让人“点赞”。他们活在数码世界里相互评判的压力之下,而这种状态永不停歇。他们不是一切尽在掌控,就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前者是暂时的幻象,后者则是偶有中断的常态。他们环顾四周,不明白怎么可能跟上这样的世界。万物触手可及,却凡事皆无把握。他们在沉迷与抗拒之间彷徨,在癫狂与荡涤之间徘徊,在忙得不可开交的自我与更明智的自我之间拉锯。他们会生发被人大拇指朝下地“踩”了的噩梦。他们扪心自问,最后的审判日怎么会变成日复一日的审判。他们下的决心烟消云散;他们列出的事项从未完成。在诸多评定量表中,在无穷无尽的榜单里,在关于每个人每件事的全球分级系统中,他们不清楚自己处在哪个位置。

这样的状态悄然俘虏了他们。这种不安从何而来,出自谁人的意愿,又带有怎样的意图?并没有明确的答案,但他们不禁要想,那个名为“进步”的东西肯定脱不了干系。它究竟通往何处同样说不清道不明,但它的终点有时看起来并不迷人。在那里,平静遭到了排挤,取而代之的是对效率的追求。

机场已成为古怪的地方,好像变作了珠宝店。蓝宝石卡会员优先登机,然后是红宝石卡会员,接下来依次为钻石卡会员、铂金卡会员、绿宝石卡会员、金卡会员;当然后面跟着的是银卡会员、铜卡会员,加上些托帕石卡会员、紫晶卡会员和绿松石卡会员,说不定还有石榴石卡预备会员。当然了,登机之前,他们还拥有这些身份带来的让人沾沾自喜的安检“快速通道”权,用以“奖励”他们频繁地去空中旅行的炼狱里走一遭。

在赢取特权的竞争中落在后面的是那些芸芸众生,一帮在下层打拼的人。他们却坐在那里,对自己的境遇付之一笑,尤其是,如今他们常常过安检时更快、登机时更清静。这是因为,那些用会员卡、行李牌和其他标识(比如衣着、背包和行李箱等)来确立身份的特权人士忙着相互审视,展开了激烈的争抢,往往还争得脸红脖子粗。

这种奇特的逆转有时会引发骚动。下等人居然比自己还要舒坦,特权人士实在是忍无可忍。他们忿忿不平,这帮“普通人类”——这的确是他们使用的称呼——怎么会享受了更好的待遇,而且看起来更加平和,闲逛啊,看书啊,好像就不怎么在意登机过程?

有那么一些时候,他们会冲昏头脑,跳过隔开“快速通道”的障碍物,闯入普通安检通道那条更短的队伍,把挡在前面的失败者推挤开。他们挥舞着手中花花绿绿的卡片,嘴上冒出关于自己的“权利”和辛苦挣来的身份地位的说辞,不时还会惊诧,这帮(想来)一事无成的人被挤到地上还挨上了一脚,怎么还能那么镇定。有一次尤其可怕,有头有脸的持卡会员们怒火冲天,带着他们的名牌行李箱在“快速通道”和普通通道之间窜来窜去,似乎没法打定主意究竟哪边的队伍移动得更快。想到也许会错过特权,或是蒙受某种不合理的羞辱,他们备受煎熬。

“贵宾室莽夫”(有人想出了这么个词)的疯狂之举,似乎映照出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压力来自拥有太多、不断的积累、那种针对他人拥有的关注者和友人数量的艳羡,以及在方方面面的你争我夺。至少社会心理学家之类的观察人士是这样认为的。他们推断,一定程度的物质成功会增加而非减少这种焦虑,而一旦获得身份地位,就可能变成一种痴迷——人一睁眼,就甩不掉唯恐失去地位的可怕思维。他们指出,人们在机场的这类表现其实并不符合逻辑。登机快慢到头来根本无关紧要。

相比之下,拥有较少或没有几样身外之物的人反而显得更直接——甚至可能激发出性质截然不同的不符逻辑的行为,比如出去帮人修上几小时的车却不要回报,或是在其他方面违反主宰当代生活的那杆标尺,奉献出自己的时间。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不经意的慷慨之举、突然的造访、注意力的转移、闲散的对话,以及行成社区氛围的种种姿态。

中国人说:“喝酒乐一日,杀猪乐一周,新婚乐一月,耕作乐一生。”培育你内心与外界的园子,令它绽放出花朵。寻找那样的一片姹紫嫣红,远离航空公司会员卡的花花绿绿。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8 下一条

Telstra NBN Christmas
Telstra NBN Christmas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