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中国留学生奢侈品“代购”假货:专坑朋友圈

2015-3-25 15:39| 发布者: jenny | 评论: 0 |来自: 今日悉尼

导读: 虽然走向“大V店”等第三方平台的趋势几乎已成定局,但走入“朋友圈微商”的人群仍在前赴后继。
毕竟,拥有一部手机就能做生意的方式依旧能挑动许多人的创业梦。在微商生态仍处于野蛮生长的前提下,“朋友圈卖货”的商业模式似乎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质疑。

“朋友圈又不能看了。”重庆市民王先生记得上个月才清理了一次微信好友,因为实在受不了朋友圈里铺天盖地的“代购”、“面膜”广告。最近,他觉得自己的手机屏幕又离沦陷不远了。原本希望有个能与朋友交流平台的王先生,最近甚至想过彻底离开微信朋友圈。


朋友圈卖货里的“中国式尴尬”

去年,重庆某高校的大学生小刘本想在妈妈生日到来之前,买条宝格丽的围巾当做生日礼物。身边有同学推荐说闺蜜刚好在朋友圈里做澳洲海外代购,价格优惠力度很大。“后来看上一条2500块钱的围巾,朋友的闺蜜只卖800多元。”小刘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最初也怀疑这价格是不是有点低过头了,但对方反复解释说东西没问题,因为不是从店里买的,加上不用交消费税等等。

“最初推荐的同学说闺蜜只是在澳洲上学,人很靠谱。”凭着对朋友的信任,小刘最终下了单。没过多久,东西从澳洲寄来。打开包装的小刘很快发现围巾的手感不太对劲,但因为朋友的关系,实在不好开口。一次去北京的机会,小刘带着这条围巾去了品牌店验货,最终证明这条围巾属于高仿。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着如小刘一般经历的消费者并非个例。朋友圈里都是熟人朋友,宣传起来方便高效。而许多消费者也基于对熟人的信任选择了朋友圈里的微商,可一旦产品出现问题,却常常因为不想撕破脸面等原因选择沉默。当商业行为遭遇强大的人情传统,朋友圈卖货模式带来的往往是“中国式尴尬”。

微商野蛮生长导致维权举证困难

作为从大学开始就到处淘东西卖的李女士,入驻朋友圈成为微商已经整整一年了。对于有些消费者提出能否开发票的询问,她总是直接回答“东西都是自己到处淘的,怎么可能有发票”。据李女士称,因为没有合法的经营资质,又不像一般网购那样有来自平台的监督和帮助,相当一部分朋友圈里的微商都无法出具购物发票。

“没有发票这些购物凭证,那消费行为只能看作是消费者的私下交易。”重庆市消委会秘书长徐京称,这样的买卖行为靠的是双方的信任,与任何交易信任机制无关,事后维权因此就缺乏依据。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对于那些没有营业执照、没有固定营业场所,也没有相关监管法律依据的朋友圈微商所产生的各类消费问题,经常是消费者投诉难、维权更难。

微商海外代购维权成本极高

和那些不能提供购物凭证的微商相比,海外代购的情况更为复杂。采访期间,记者想从重庆市消委会查询涉及海淘或者海外代购方面的投诉数量,得到的回复竟然是没有。

各种海外代购广告充斥朋友圈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而此前当地媒体也对重庆跨境电商快速增长做过多次报道,相关消费投诉为何会是零呢?面对记者的疑惑,徐京回应说,事实上,是海外代购投诉不属于消委会的受理范围。由于海外代购等出具的往往都是代购地的发票或者购物小票,相应的维权应该是是当地法律规范的行为。

许多消费者之所以选择海外代购,往往都是因为价格便宜,自己出去一次成本太高。但如果代购的商品出现问题,维权必须在代购地进行,成本往往更高。“我们建议消费者不要只看到微信上代购价格的便宜,也要考虑售后维权方面的困难。”徐京说。

“如果永远停留在熟人圈子里做生意,这种模式是不会做大的。”在采访中,有重庆微商表示,随着第三方微店平台逐渐兴起,朋友圈卖货模式退出只是时间问题。但在维权体系尚未建立起来的当下,作为平台的微信应当更加积极地站出来。“如果朋友圈最后被玩坏了,越来越多的人退出微信,那不论什么商业模式,都无从谈起。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