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新闻网 - 澳大利亚新闻 - 澳大利亚中国新闻门户 | Australia Chinese News Portal

 找回密码

搜索
ACNW QR CODE
ACNW WECHAT QR CODE

沈宏:文学与时尚是我人生的两支桨

2013-4-19 11:19| 发布者: old_acnw | 评论: 0

 

【导读】从前外交官到联合国国际职员,从跨国公司副总裁,到今天的时尚品牌首席创意师兼首席执行官,她横跨了职业女性最高职位平台,在东西方时尚文化间游历,智慧从容,优雅随性。她,就是时尚评论家沈宏。

 

Part 2


  时尚世界 女人天下


  沈宏:有人问我说,你为什么老以“天下”为书的系列的感觉。我说实际上女人就是一个天下,在一个家里,一个女人如果能有她积极向上的这种学习态度,特别乐观的生活陶冶的性情,实际上就影响了她家里的整个天下。
  文坛:您这个天下是个小天下,但也是个大天下。
  沈宏:对,我觉得每个人都要把自己装在真正的大天下,而不在自己的小天下里活着。
  文坛:对,您要通过您这个美丽的事业,达到一种怎样的影响?
  沈宏:我觉得应该是每个人得应该有自己的追求,而且是快乐的,不抱怨的。前段时间中央电视台有一个访问,经常会说“你幸福吗”。我觉得这个问题问得有意思,但是我不会接受这个问题的回答,我也不会去问这个问题,我认为一个人快乐不快乐,幸福不幸福,我对他的标准,就是他不抱怨。不抱怨的人,对生活充满着这种满足感的人,他会有追求,他会觉得有幸福,他会觉得快乐。但是抱怨的人,没有标准的人,他不会有这种感觉。
  文坛:那您怎么样来通过您的这个,比如说教大家着装,如何用丝巾搭配等等这一系列美丽的事业去影响呢?
  沈宏:你看我的书上有八个字:宠辱不惊,无欲则刚。我的意思就是,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着装感觉,中国有一句话叫为悦己者容。我的观点,文坛你知道是什么吗?当然为悦己者容,但是也要为不悦己者容,和己不悦者容。你不喜欢我吗?我要让你喜欢我,我的这种妆容是让你看着舒服,让你喜欢我。不喜欢我的人,我也会让你感动。实际时尚是影响有影响力的人。那么你自己就应该,作为一个妈妈,作为一个女人,你就不能只承担一个家庭的责任,你要成为你的孩子在社会当中你的作用,让他认为你是一个榜样,这样的话你自己本身要有这种欲望的追求,就是影响力。所谓影响力,我说的用现在的话说就叫正能量,积极向上。实际上如果说,我们社会的每个人,都能够这样的话,这个社会就非常有活力,非常向上。那么有很多方法,比如说有影视、音乐、文学,比如最近我还看了一个电影,我不知道你看了没有,我觉得你一定要去看。
  沈宏:《铁女人》。但是你知道我和谁去看的吗?我是和我们公司的十名女经理。我们每人的感受都非常的深刻。我希望你有时间看,因为她不仅是一个首相夫人的故事,她是把一个女人,在她最艰难的时期,做出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她十七天,在马尔维纳斯群岛她这个决定,写得非常好。这个影片一开始,是一个首相,已经退休了,她到超市买牛奶,战战兢兢的手,说这个牛奶又涨价了。就是她从首相夫人到退了休的这么一个老人,但是她居然还知道,牛奶又涨价了,就从这里说开去,我觉得对我们非常励志,这种正能量,非常有震撼力。


  阅读是我一生最愿意做的事


  沈宏:莫言说作为一个人来说,就是重复自己比抄袭更可耻。后来我想,文学他是这么要求,那么我们作为一个女人,在生活的现实当中,也是不要重复自己。因为永远的机会是会给爱学习的,因为爱学习的人肯定是不断地抓住机会,不爱学习的人他就关注不了这个机会的点,所以这个机会永远不会掉在不爱学习的人身上。所以我觉得作为现代的那种女性,包括我自己,也是跟所有人共勉,一定要有一个习惯。就是现在我对你们这个栏目,我也特别热衷于你的栏目,要鼓励人们爱学习。谈到书对人的最伟大的力量,就是让人们有兴趣,开发他更多的兴趣。
  文坛:我觉得兴趣也能支撑一个人的这种状态。有没有一种兴趣是您一直维持下来的?
  沈宏:就是看书,从小的时候,看儿童文学。那个时候的年代也是蛮珍贵的,但是也没有办法去,复印机是没有的,手机拍摄更没有,那怎么办呢?下了学之后,跟学校图书馆借来书,那时候很小,一年级,就在胡同口抄,抄到手最后都裂成纹了,但是也抄。后来到了中年级就抄高尔基的《海燕》,抄成卡片,还在楼道里念。喜欢读书是我一生中,可能是最愿意做的一件事情。
  文坛:您喜欢读什么样的书?
  沈宏:我一般特别喜欢,第一,传记。我觉得传记类的书,尤其对女性,尤其是对职场上这种感觉,我其实最快餐。比如说你看尼克松的传记,你看丘吉尔的传记,你看有名人的传记,你就把他所做过的错事,不用再做了,把他所做的蠢事,你不用再做一遍了,但是你把那里特别有意思的,而且能够使得你有教育的东西,很快就吸收了。他有代价,你没有代价,无价地就把他最宝贵的经验拿来了。
  文坛:比如说您读过的什么传记,让您感觉印象很深的。
  沈宏:我相信女性的政治家的传记,我读的印象都很深。比如说从宋美龄开始,包括撒切尔,就是这些人们所熟悉的。像散文文学也特别喜欢,这个可能受青少年时期这种影响,比如郭小川说青春像一把软梳子舒服着大地,战士有战士的爱情,一切额外的贪欲只能使人厌烦,踏成泥沙。这个对我谈恋爱,对我后来的选择,都特别重要。
  文坛:你有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
  沈宏:比如说在中国我很喜欢王安忆的作品。男性作家,我一直是喜欢,到现在还是喜欢沈从文的作品,他的所有的东西,只要是沈从文的,无论是电视剧、电影,连环画,就一直喜欢。而且看了百看不厌,反复看,反复觉得还是有味道。我觉得文学是一个特别有震撼力的强心剂。我从来没有认为文学只是一个吃饱了没事的事情,我觉得文学是一个使得你在一个很小的时候,如果你能够接触的话,你就有一个规范的这么一个框架,包括你自己本身的气质感觉和你自己的这种修养,都有很直接的关系。
  文坛:文学跟时尚呢?
  沈宏:文学跟时尚是两个浆,是你人生的两个浆,如果我们所说的时尚,你没有文学的底蕴,我说那叫时髦,时髦就是什么呢?就是很快消失了,你还当奴隶去模仿别人。时尚是你永远有目标,在往前走。所以只有有文化底蕴的时尚,才是有历史最含金量的时尚。


  鲜为人知的收藏乐趣


  沈宏:我相信如果在中国现在排的话也能排上前几名的,我收藏契约。
  文坛:契约是那个合同吗?
  沈宏:合同,对。
  文坛: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爱好?
  沈宏:因为我觉得契约这个东西比一个黄花梨的几千年的桌子,比一个特别没有人拥有的一个翡翠,我觉得对我自己更有震撼力。比如说,契约实际上都是,每一张都是一个血淋淋的历史。因为关注这方面的契约就是关注昨天的历史,对今天来说是一个特别好的借鉴。比如说我的收藏当中,还有什么呢?还有卖身契。一个儿子,秦始皇年代,修长城,死了。公公、婆婆把他的媳妇卖掉了,立一个字据。堂兄几个人为一个墙列下的断臂断肢这种血斑斑的契约。所以我觉得收藏实际上不是一个财富的积累,收藏是让你能够觉得这个历史的厚重。
  文坛:每一份契约就是一段历史。
  沈宏:对。
  文坛:而且我有个建议,你真的可以根据这些契约写一本书,会非常有意思。那您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呢?
  沈宏:我接下来的目标,我还是希望能够完成我的一个梦想,因为我是“天下”系列,我希望我能出五本书。
  文坛:现在已经出了?
  沈宏:三本书。
  文坛:那两本是什么?
  沈宏:那两本书是《婚姻天下》,下面的这本书可能叫《育儿天下》。我觉得一个女人,婚姻和她的孩子对她来说是她很重要的一个功课,必须要做得特别好,也必须要把它做完,交给老师。
  文坛:这个文化跟时尚没有关系了是吗?
  沈宏:不是的,其实很多中国人的,很多我们的婚姻有危机,实际上某种意义上也是女主人或者婚姻的主角,他们放弃对自己的追求,他们放弃对自己的一种影响力,所以有些东西就把战场退让出来了。所以呢,我写《婚姻天下》,现在正在孕育着,我就是希望女人应该从什么时候就应该有一个对自己的形象、对自己的气质、对自己的衣仪有个要求。我准备从七岁的女孩子写起。七岁、十七岁、二十七岁、三十七岁、四十七岁,拜拜。因为七岁是上学的年龄,十七岁是嫁人的年龄,三十七岁是职场的年龄,四十七岁是你坐在金领的这个地位上,你要怎么样再去和别人分享。
  文坛:好,非常期待。
  沈宏:希望是。

 

(转自新浪《文坛开卷》栏目)

 


相关阅读

 

热门新闻 Hot
关闭

友情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手机版|Archiver| 澳洲新闻在线  

Copyright © 2012 - 2020 |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ebsite Design Sydney

返回顶部